第十七章:带着你回村(1 / 1)

魏清俊皱皱眉头,无奈的看着白凤柔道:“你对大哥不好我还可以理解,毕竟不是亲生的,你虽然没有直接当面磋磨四弟,但是你那个时候把他当做不吉利的东西,在背后说他是灾星,会给家族带来灾祸的,甚至是我还记得你有一次把他挤踹水里,也不知道你是不是故意的,对了,老娘,你一直都神神叨叨的,说他会连累整个家族,斩头啥的。”

当时魏清俊也搞不懂。

此时魏清俊把事情说出来,被魏诚诚给冷嗤一声。

白凤柔一拍自己的脑门,心里骂道:“白凤柔啊白凤柔,你丫的给我搞这么大的坑干啥?你的老四不能得罪啊,不能得罪啊,我的妈啊。”

白凤柔想了一下,找了另外一个树墩坐下来。

一个人一个树墩,魏清俊站在中间,一副添油加醋的样子,此时恨不得让白凤柔和魏诚诚打起来给他助兴。

“魏诚诚…..你告诉我…..怎么才愿…..跟我回去?”白凤柔决定耐心把这个冷血的少年给拉扯回来。

魏诚诚抱着胳膊,一副厌世而又冷漠的样子,他道:“如果你把你和陈一说的话告诉我,我可以勉为其难的回去一次。”

回去一次,看一眼,然后彻底的和整个魏家决绝。

再多年后皇帝的侍卫们杀进,灭了半个村子。

白凤柔头皮有点发麻。

“可是我……发誓了…..”

誓言算个屁啊,白凤柔不担心,关键这是魏诚诚给她挖的坑,她若是把陈一的事给说出来,魏诚诚会更怀疑她,必然打破砂锅问到底她怎么知道的。

若思不说,这祖宗绝对不会回去。

这该如何是好呢?

白凤柔想了好一会,有了,然后笑嘻嘻的看着我魏诚诚道:“我是看见……陈一脖子…..”

“他脖子怎么回事?”魏诚诚好奇问道。

“有草莓痕…..不是很新……..是跟女人……好了一场…..”此时也貌似描述一些少儿不宜的东西才是最好的。

三天前晚上,陈一和知州妾室在一起鬼混,发现外面有人经过,仔细调查之后,发现是魏诚诚。

陈一还以为魏诚诚看到了他的绝密之事,所以才借着魏诚诚小偷的罪名,非要给魏诚诚教训。

其实魏诚诚是无妄之灾,根本就没有看见陈一和人家妾室鬼混!

都是书里面狗血桥段,陈一和人家知州妾室在一起,若是被知州知道了,陈一会掉脑袋。

“草莓痕迹是什么东西?跟女人好了一场关草莓痕什么关系?”魏清俊一时半会没有领会清楚,咋咋呼呼的问道。

反倒是魏诚诚终于抱着胳膊的手放下,眼神里除了冷嗤还有一丝尴尬。

“被女人啃…..”白凤柔翻了一个白眼对魏清俊道。

“哦…..我的天啊,有点刺激,那个妾室肯定好看吧,我听别人说妻不如妾,妾不如妓,妓不如偷,偷不如偷不到?”魏清俊说起女子嘴巴就巴拉巴拉的,眼里冒着精光,那叫做一个神游。

“啪”的一声。

白凤柔一个小石头丢到魏清俊的身上,伴随着是白凤柔的怒斥:“不要脸…..臭流氓…..”

“老娘,这不是您说的吧?我是顺着你的意思延续的,你不能说是我错了吧,你还打我?”魏清俊不服。

白凤柔懒得搭理这个臭流氓,以后有得是机会收拾。

于是转脸对魏诚诚笑嘻嘻道:“所以被我……说对了……不可告人…..的秘密。”

魏诚诚一愣,然后讽刺的对白凤柔道:“至于秘密什么的,你还是闭嘴,白凤柔,今天我就跟着你回去一次,以后就不要管我了。”

“真的…..太好了…..我去买货….”白凤柔心里高兴啊。

今天她做成功了两件事,一件事免了魏诚诚胯下之辱。

还有可以拉着他回去一次,一会她在路上一定要献足了殷勤,不能让魏诚诚一直恨下去,而且她要逆天改命。

白凤柔把魏清俊支走,打着要去买货的幌子,找了一个无人角落进去了空间。

她搞了一些腊肉,鲍鱼,鱼翅,还有一些高级的香料,以及最好的补品。

最重要的还是要给家里买两口锅回去!

在回来桥墩柳树下之时,白凤柔已经是大包小包不说了,还雇了一辆牛车。

“我的天啊,老娘,我们已经花了快一两银子买布了,你买这些东西是不是把银子全部给花完了,不用这么败家吧?”魏清俊眼珠都要出来了。

“没事…..给你吃的…..还不好吗?”白凤柔反问道。

“这不是给我吃的吧,老娘这是偏心眼啊。”魏清俊看着魏诚诚。

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魏诚诚明明厌恶极了白凤柔,她非要去讨好人家。

这不是偏心眼是什么。

当然,此时白凤柔也不会注意这个问题,她一门心思都在魏诚诚身上。

把东西捎在牛车上,白凤柔就笑嘻嘻的对魏诚诚道:“你上来…..身上有伤……不要自己走……”

“白凤柔,不要以为你讨好我,我就会原谅你,虽然你给我了我一条命,但是我这条命也因为你好几次命丧黄泉,生而不养,枉为人母。”魏诚诚鄙视道。

白凤柔叹息一声道:“对不起……我以后改。”

魏诚诚一愣,他若是再气焰嚣张,反倒是显得自己无理了。

但是看见白凤柔这么卖惨的样子,他也更加厌恶了好几分。

回去的路上,白凤柔邀请魏诚诚坐在牛车上。

魏诚诚讽刺一笑,独自先行一步,先回去村子。

“老娘,四弟的性格一直都是这样,老娘与其讨好他,还不如讨好我,我就是好吃一点,很容易讨好的,大哥身体不好,又不是亲的,二姐会嫁人的,到时候肯定是我给你养老送终,四弟肯定不会管你的,真的,讨好我吧。”魏清俊在一边笑嘻嘻道。

而且就像一头大尾巴狼。

白凤柔呸了一声,然后把牛车车把甩给魏清俊。

“给我推车……干活……否则别吃…..”白凤柔心里骂骂咧咧的。

这个老三说话一点艺术都没有,养老送终都给用上了,气死人了。

“老娘,不是吧,又让我来干活?”魏清俊欲哭无泪。

最新小说: 穿书后我成了六个小祖宗的后妈 被偷走的那两年 凝花落成霜 签到从自己死后开始 我舍友变成美少女了 我在妖魔日本当剑豪 燕行歌 草莓味的小甜饼 秦时:从八岁嬴政开始签到 为什么都当我是锦鲤啊